.

Symphony No.9 in D Minor Op.125: Ode an die Freude

匣子先生找少女说话了。

他对少女说,你要进到我里面来。

少女说不要。

他对少女说,每个人都是在匣子里,所以你也要进到匣子里。匣子方方正正的,你若进来,方方正正的,将方方正正的匣子填得满满当当的,一点儿空隙不剩,不是很好吗?这是多么美丽的事情啊。是美丽的少女应该做的事。美丽的少女应当进到匣子里。

少女说,不要,我很胖,脸圆圆的,身体也圆圆的,我不是方方正正的,我无法进去,我也不要进去

匣子先生恼怒了,说,你进来!!!必须进来!!!你进来,你就是方方正正的了。

少女害怕了,哭了。

匣子先生不为所动,问,你什么时候进来呢?

少女哭着说,我说了我不要进去。我没有说我要进去。我什么时候...

What if……(未完)

001


被抓了。

右手手背上三道血痕触目惊心,心里想着不愧是个小畜生,特地买了小鱼干给它,白吃了我的小鱼干不让我嫖还抓我。

同桌家养猫,她听说我这是被小野猫挠的,就告诉我,得去医院打个疫苗,至少也得先消毒。我说哦,上网一看疫苗价格,我就决定还是去校医那里消个毒就好。

主要是,我要怎么跟我妈交代说我想嫖路边的小畜生不成反而还得上医院打疫苗?那可是要钱的!


002


回家我一看,我妈笑眯眯地抱着那只装乖的小畜生说要收了这只流浪猫。

不,那叫收养吧。


003


说实话我还是挺怕的。

疫苗这个事儿不打不一定会出事儿,但如果出了事儿,大概会很可怕吧。

睡前我无心写作...

你可知道用第一人称的好处

现在的人啊,常识真是过于匮乏了。

青年如是说。

在酒吧打工的少年人仔仔细细擦一个干净透明的漂亮玻璃杯,并不想理会眼前这个一杯酒坐了一下午的神神叨叨的客人。嗯。少年发出声音,姑且算作回应。

于是青年接着说了下去,常识……过于缺乏常识。现在的人为什么连最基本的事都不愿意去了解呢?

酒吧长久以来人烟稀少,少年实在无法再狠下心擦最后一个越擦越薄的玻璃杯了,只得抬起头,不情不愿地回应对方,嗯。缺乏常识。那又有什么所谓呢?

有所谓。该有所谓的事还是有所谓的。虽说这是理所当然的。青年说这话时的语气也是那样理所当然。然后他就向少年提出了问题,譬如说,你知道写作的时候用第一人称的好处吗?

少年怎答得...

我是在你眼中游泳的金鱼

我是在你眼中游泳的金鱼。

他们都说我只有七秒的记忆,这大概是不对的。我不知道。我只是在里面游泳。

你眼中有一泓清冽泉水,常常涌动,溢出漫漫美丽的情绪。我很喜欢。我喜欢在里面游泳。我是一只金鱼,我却知道我在里面溺水了。

我喜欢甩尾巴,飞溅出滴滴水珠。我喜欢透过你弧面的瞳孔窥看世界的变形。世界的变形宛如一场盛大的舞会,人人丽服,衣香鬓影,水晶杯叮咚,管弦乐优雅。我不知如何形容,我只是一只金鱼。我不知道,不知道什么舞会。

我也喜欢看一些美好的东西。我喜欢看你看的书,文字也好、画儿也好,活生生的人类每个都被标上了tag,属性,或是叫设定?他们都只有固定的表情。我虽然在你眼睛里,但我也听到了你偶...

亲爱的这一次给我点个小红心吧而不是那个小蓝手爱你么么哒~~~

世界上真是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看着就觉得有趣。但是真的相处起来,就会感觉自己被一点一滴温水煮青蛙似的扯进深渊里一样。

-嗯,所以喜欢观察人类的人其实都离人类很远。

只有远离才能观察吧。

-对挖。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非——————————常能理解临也了。包括他为什么不喜欢小静又被小静吸引也能理解了。

-我超爱临也。

(话说这句话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啊……)

想变成临也一样的人。

天天被人揍也好。

活得痛快。

-我和他像又不像【

因为……

我们两个,至少都可以和对方一起吃火锅,没人陪他吃火锅。

-没错!

火锅!

-火锅!

火锅还是不能少的!【发出了中国人的嚎叫!

-没错!...

我的愿望是带着整个世界一同化为尘埃【别名:我的基友拯救了世界x】

据说东京风很大。你会飞起来吗?想看你飞的时候的自拍(yahooo~

-那说不定会是我人生中最后一张自拍。

不一定。最后一张说不定是从宇宙中拍地球。

然后,你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看到无限的流星雨前赴后继拖着七彩的尾巴扑向地球。于是你就给我发了这样的照片。我站在中国的大地上,下意识地抬头看天。

即使我还在地球你已在宇宙中,我们(或者说全世界从古至今所有的人类)却不可思议在同一时刻一起见证了地球被砸得四分五裂的情形。世界各地刹那间燃起高大的火焰,同时天空却反常地阴云密布,大雨连绵——雨水尚在半空中,就已蒸发。时不时仍有零星陨石冲破厚重的紫黑色云层,击打大地。

这一场宇宙级别的灾难不知持续了...

你即将看到每颗星都在为你划过转瞬即逝的轨道而纷纷坠落

流星大陆有季风,有季雨,也有季星。

夏季风热情,冬季风凛冽。

春季雨温柔,秋季雨冷淡。

一年四季,若是无云翳的晴朗夜空,常常可见些不尽相同的辉采季星,钉在长长夜幕一隅熠熠生出烂漫的光雾来,尔后纷纷坠落,如风如雨。

某一年春天,夜夜晴明,那时节的季星如同鸟鸣在无人的长街,唱出一支流传了久远也无人知晓的悠扬歌谣。宇宙只是淡淡点染几笔,在深淡浓浅的绿色映衬下的是绚丽温柔的紫色,闪电般惊艳的宝蓝色和冷色调鸽血红交缠又分离,游离其间。谁知它们什么时候合唱出了浓墨般的黑,又什么时候协商出了银亮的灰。

他与她久久立在星空下,看着烂漫星空,季星如何风雨般坠落。

而季星一旦过,便是永不复返的时光。...

叙旧的歌就交由我来独唱

印象中总觉得自己缺点什么。

不知道。无法理喻。干脆开始写小说了。


那是在一个深夜……

故事可以用这样老套的开头,既然不是天才想不出惊世的言语,老老实实地落笔着墨当然是一个说什么也不会错的选择。那是在一个深夜,我开始写小说——然而毕竟那的确又是深夜。深夜,夜深人静,静悄悄的世界,仿佛跟白天并不是同一个世界。不仅仅是时间的关系,黑夜白昼的交迭轮转又无疑扭曲了空间。空间跟着转,晃晃悠悠的;其实我也在跟着眩晕,只是很不幸频率不同,所以我只能看得到幻觉的世界,而真实的世界则相当不屑向我敞开怀抱。

不,这种事怎样都好。我是为了修补齐全我自己才开始写作的,我不能为了一时间写作的状态而陷入到更为巨...

Kissing me violently with her knife

让我想想。

让我好好想想表达方式,叙述的手法——这一切至关重要。我曾无数次说过写过无数的梦,每个梦都有色彩,虽然有些不甚艳丽,但也有着老旧录像带的破败感色调。

然而,我想了又想,我今天要说的梦,我明知是有颜色的,梦中的世界颜色却单调得我甚至说不出一个譬喻。

我只是梦到我死了。

梦这东西,时常懵懂又模糊,睁大眼睛却也看不清这样的事频繁地发生于梦中的我的身上;偶尔梦又逼真得过分,就好像不戴眼镜也能三百六十度了解所有细节,明明注意力集中在触感上,嗅觉也能百分百地感知到作为一个器官来说能感知到的一切。这样不合常理,理所当然令我明白,这即是一个梦,既不是悲伤的现实,也不是绝望的现实。

然而这个...

GROW STRONGER


就是这么回事呀。

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应景地发出这个来应该不错。

==================

这条庆祝的信息拿来当置顶不错~

关于御泽文的目录有空会补上的。

关于御泽文的合集有两个,分别是连载的【青い蛍】及其他御泽文。

关于御泽文的下载链接以后也会补上的。

合集【念】里面的文不要轻易尝试!不要轻易尝试!不要轻易尝试!


============================

【御泽】【青い蛍】(已完结)

青道高校野球部大ピンチ!!:(1)  (2) (3) (4) (5)

デートと言うのは.........

【御泽】【青い蛍】青い蛍(终)

夏季特有的滚滚热浪将御幸生生热醒了。

迷迷糊糊睁开眼睛,从躺在沙发上的角度向窗外望去,是一片蓝得澄澈的天空,屈指可数的几片棉絮一般的白云静止似的躺在那儿。如果不是一声高过一声的蝉噪,几乎难以辨别时间是否真的在流动。

这么漂亮的纯净的蓝色,紫外线一定很强吧。

就在御幸这么莫名其妙地思考着这种问题的时候,泽村的电话来了。

什么时间了?

御幸睡眼朦胧隐约看了个时间,下午三点四十五分。接起电话,是泽村。

“御幸前辈,现在在干什么?”

什么?问这个?“在家呢。怎么了?今天下午不回来吃饭吗?”

“御幸前辈是在睡午觉吗?刚睡醒吗?没有什么精神的样子呢。”

“唔,刚睡醒。”御幸用手捂住眼睛,...

【御泽】【青い蛍】小さな恋のうた

那天的天阴沉得可怕。层层阴云如棉絮般漫天铺陈开来,重重压在东京某居住区低矮的屋檐上方。初春少见这样大的风,还带着料峭寒意,吹得乌云翻涌不止,眼看着就要降下一场大雨。刚从车站出来,映入眼的即是这样的天气,御幸也是吓了一跳,加紧步伐往家走。

幸而前脚进了家门,雨才在身后扑扑簌簌下了起来。

御幸像是要赶走什么令人不愉快的氛围一样,故意掸了掸身上不存在的水汽。

房里面的泽村听到了玄关这边的动静,隔着墙说了声,“欢迎回来!”御幸这才打起精神来,一边脱鞋一边回道:“我回来了。”

从门外到玄关,再步入到客厅,连客厅左边的开放式厨房也一并跃入眼帘,就仿佛穿过层层不可见的结界分别进入了不同世界一般。下雨...

【御泽】他曾被风刺伤

  •  @あの子 点的哨向文,抱歉晚了!因为不擅长所以卡了非常久!

  • 泽村哨兵 X 御幸向导

  • 原创背景(因为哨向打棒球还是有点奇怪呢……)

  • 重复一遍,因为非常不擅长,所以请多多包涵!!!


【背景简介】

大概是未来世界,环境被污染得很厉害,物种单一,天空大地也变得奇怪,还动不动就有天灾。人类物资紧缺,哨向合作能更好地完成寻找各种资源的任务。

哨向的设定基本遵从《哨兵》那部电视剧,哨兵只是五感敏锐并且偶尔会因为过于敏锐而造成麻烦。并没有精神兽一类的。

其他借鉴二设的有“塔”的设定,不过我稍微改了下叫“青塔”。

大致就这样,还有什么我以后想到了再补...

【御泽】大天狗不是狗!!

  • @獅子的精彩 点的柴犬文……不过我大概没有艾特成功?抱歉久等了!!!

  • 御泽双职棒交往设定


最近,不论是泽村本人的师长亲友,还是他的粉丝,都知道泽村收养了一只才几个月大的赤色小豆柴——现在已经没有人也没有任何办法能阻止泽村一天八遍地在推特上晒他的“小太郎”了。

关于此事,泽村的爸爸在长野时常吃饭吃着吃着就哭了,“那个小小的荣酱也长大了啊,也有自己的小太郎了呢……”“孩子他爸……”泽村妈妈只得在一旁安慰。就在这本该美好温馨的时刻,泽村爷爷强劲有力的巴掌扇到了自己儿子脸上,“没出息的家伙!!”虽然这么说,但是泽村爷爷一个人在卧室的时候,还是偶尔会捧着泽村小时候...

【御泽】ダイヤのハート

  •  @谷安 和   @あの子 和  @萌萌哒的小奇犽 点的双向吃醋+独占欲的梗!【非常抱歉我偷懒了!

  • 和之前那篇ダイヤのハート 题目相同而已,内容毫无关联【非常抱歉我又偷懒了!

  • 没什么剧情,算是散文???希望……不是,是拜托大家千万不要嫌弃!!!

  • 也没什么感情线……


——要用什么样的词汇或者语句来形容现在的心情呢?

在内心里这么质问自己的那一刻起,泽村已经明确了解到,所谓“现在的心情”这个东西,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好好形容了。

傍晚时分被仓持前辈派出...

【御泽】今晚吃炖菜,没有问题吗?

  •  @萌萌哒的小奇犽 (不知道艾特对没有)点的老夫老妻模式的御泽~非常抱歉卡文卡久了现在才写出来……

  • 毕业后进了同一所大学打棒球的设定,以第三人视角看自以为很普通的投捕搭档卖腐(不是

  • 顺带一提,宫城有辉 → Miyagi Yuki → Mi Yuki,Miyuki → 御幸。


东京某知名大学棒球部有个选手叫做宫城有辉,目前是该大学运动健康科学院二年级的学生,勉勉强强算得上是队伍里的正选球员。随着和棒球部的队员们的相处,他渐渐发现一些不太寻常的事。

有些事情会让人产生迷惑,但也并不方便到处跟人讨论。

到底是这边呢?还是...

【御泽】御幸前辈你——你变成船啦!

  • 钻A & 舰B,慎入!!!

  • 舰B(碧蓝航线),百度百科,以及更为详细的碧蓝海事局(没错我这只是在安利而已)

  • 因为是自娱自乐的放飞产物,就不打tag了


No. 1  晚安诈骗

心心念念的后辈兼投手兼恋人好不容易大学毕业、进入职棒,却阴差阳错进入了相距甚远的球队——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嘛。

这样的异地恋到底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偶尔御幸也会有不安。

正因如此,电话粥是免不了的。虽然御幸不怎么喜欢发一些无意义的邮件,他反而很喜欢看泽村时不时发过来的骚扰邮件:与路旁的花“搏斗”的小野猫,北海道到了初春还在下的美丽的小雪,午后天空中飘着形状奇怪...

【御泽】世界上最后一只幽灵正在你身旁午睡

  • 灵感来源:《魔卡少女樱》《1Q84》《超自然9人组》

  • (别名:呜呜呜怎么办御幸前辈我当不上王牌了!!!)


逐渐将意识从朦朦胧胧的睡梦世界中抽出,感受到和煦的阳光洒在背部,舒畅的暖风拂过发梢;安静阖着的眼皮下,眼珠动了两下,纤长的睫毛眨动,御幸就醒了。

人是醒了之后才会意识到自己刚才睡着了的。

为什么睡着了?睡在哪儿?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思绪一点一点地从尚且杂乱无章的脑海深处升起,然而在大脑作出反应之前,首先接收到了由眼睛传递过来的视觉信息:泽村的下颌压着交叠放在桌子上的双臂,圆圆的清澈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脸好近!

下意识地伸手去摸眼镜,然后戴上,发...

【御泽】ダイヤのハート

  • 泽村小天使生日快乐么么哒~~~~

  • 因为时差我这里还是15号所以我没错过!!!

  • 短打,非常OOC,已经是恶搞的程度了还请大家带着包容的心去看~~

  • 灵感来源于小时候听过的故事磁带:金娃娃


青道棒球部某个存在感过于强烈的笨蛋的生日快到了,其他部员还要为生日送什么礼物费一番脑筋,但对御幸一也来说,选项只有一个——

“御幸前辈,明天要接我一百球哦!”

“不,一百球也太……”

“明天我可是寿星啊!御幸前辈舍得拒绝可爱后辈一年才有一次的请求吗?呐,不要害羞!成为男子汉吧御幸一也!拿出勇气来,只是一百球而已,很快就会过去的!”

“真吵啊泽村……要不送你洋娃娃算了...

【点文】百粉福利

哦哦哦!居然一百粉丝啦!!!

最后还是送大家一点福利吧~~~

点文仅限【御泽】!!!(因为上次试着写了all泽友情向发现我记忆力不好,一写人多的,就老是忘人名,等我想起来要写的人的名字的时候,我就把要写的情节和对话忘了orz……所以还是老老实实只写御泽吧……)

可以带梗或者说一个你喜欢的细节or场景or啥都行,除了不开车。

泽村生日前都有效哦~


谢谢大家 ٩(˃̶͈̀௰˂̶͈́)و


相关花语

言葉の花》里涉及到的花朵的花语及一些相关知识。

事先说一下,因为并不是每一朵花都有一个准确固定的花语,各家都有各家的说法,所以我接下来只是写一些我在文中应用到的花语。



  • 紫阳花:又称“绣球”。会因土地酸碱值不同而变色,有白色绿色蓝色紫色粉色。因此它有一个花语是:善变。在这里我延伸了一下,这里指的是“泽村的不同的、不常见的(好看的)一面”。

  • 玫瑰:这个花语大概大家都熟悉,大部分都是跟“爱情”相关。红色的是“热烈”,白色的是“纯洁”,粉色的是“初恋”、“暧昧之恋”。

  • 满天星:圆锥石头花,丝石竹。就是经常作其他花配花的那个小小的白花,花语是“甘做配角的爱”。

  • 百合:“百...

【御泽】言葉の花

  • 花吐症相关

  • 为了生搬硬凑剧情而OOC,以及文笔真的很烂,请多多包涵!

  • 简而言之是吃醋梗和双向暗恋梗,就是我写得太隐晦可能稍微有点无聊……才8k而已!稍微忍忍就能过去了!!


【如果自己现在张开嘴巴,说不定就能吐出一朵花来。】

御幸有这种奇怪的想法绝非偶然。或者说,他根本就不是会去思考这么无聊又毫无意义的假设的人。要说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肯定是因为泽村那个笨蛋。


即使是顺利进入和御幸相同的职棒队伍,蠢村还是当年那个蠢村没有变。某日傍晚,泽村又捧着不知什么少女漫画看,哭得惨兮兮的,让人想无视都不行。

“喂,老板可是看你最近状态比较...

【御泽】你想对泽村前辈做什么,御幸前辈?!

  • 奥村视角(别名:辛苦了,小狼崽!)


常常被某个大嗓门的前辈说成是“读不懂的男人”,但是奥村光舟却觉得,前辈才是那个无法读懂的男人。

分明白天(奥村脑内)腹黑又恶劣的御幸前辈还在故意说一些惹人嫌的话去招惹泽村前辈,晚上泽村前辈又会毫不在意地跑到御幸前辈的寝室,趴在地板上晃着脚看漫画了。泽村前辈怎么会(奥村脑内)单纯又善良到如此地步呢?

就是因为这样,每晚奥村回自己的寝室之前,都要做一番心理建设。

然而,并没有哪一晚会如同今晚一样,在奥村的心里留下无比浓重的心理阴影。

傍晚的自主练习结束之后,和濑户在他的寝室前分开,年轻的奥村少年一步又一步慎重而缓慢地踏上了回程之路...

【御泽】【青い蛍】悪友倉持との相談時間

春意渐深,气候渐温。樱花飘零得差不多,已经到了能穿一件薄外套出门耍帅的时候了。

东京街头,霓虹乱闪,行人交错,纷纷扰扰。

居酒屋里,光线暗黄,空气中飘荡着若有若的食物香气。虽然周围净是些松懈下来、带着酒臭味的大叔们,总体来说还算说得上惬意。

这次仓持还坐在原来的位置上,只不过旁边的人换成了御幸一也而已。

两杯乌龙茶,一碟枝豆,一碟烤鸡肉串,当年的恶友组时至今日依旧是恶友组,脸上带着坏笑互相吐槽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在旁人看来大概是在不怀好意地谋划着什么吧。就跟这个居酒屋里的其他大叔没什么不同。

“话说回来,”御幸目光移向下酒菜,“你终于吃腻炸鸡软骨了?连酒也不喝了?”

“嗯。”仓持的声...

持之以恒戒咖啡,一如既往不成功。

© . | Powered by LOFTER